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波古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浣花桥、昼锦桥  

2010-10-28 07:01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浣花桥——花残风弄一川红

“春风入暖送桃源,桥上行人立马看。水面落花如锦绣,浪头鱼化亦何难。”

 这是古人咏浣花桥的一首七言诗。浣花桥在鄞州区横街镇林村的桃源溪上,过去称流花桥如今附近的村民将“流”音读成“莲”,所以也叫它莲花桥。如果从现在的桥名“莲花”字面上,尚不难理解桥的名字,事实上这座桥名字的来历与莲花没有任何关系,而与“落花流水”这个诗意盎然的词汇有着必然的联系。

浣花桥、昼锦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桃源溪又称浣花溪,或称作浣溪、花溪,是武陵溪的下游。这座桥坐落在这样一条溪流上,桥名显然依着溪名而来,但这只是一种推测。而相关史料的文字记载则显示,这溪流、这古桥的名字或许都是因溪流两岸美不胜收的景致而来。据康熙《桃源乡志》载:“宋乾道六年(公元1170年),监酒务范睢与乡人同建,昔沿溪二岸桃花止此”。据载,古时,从武陵山口至浣花桥的十里长溪,两岸遍植桃树,间以绿柳,每年阳春三月,桃花盛开之时,风光旖旎迷人,一夜春雨之后,更是“水涨溪添三月碧,花残风弄一川红。”站在浣花桥上,西望远山碧翠欲滴,近观桥下绿水流红,真是置身人间,恍若仙境。

 但从北宋末期废广德湖为湖田后,林村开始慢慢地衰落,直至“五府八宅之富,不见于此地,桃林瘁而景致不古”。到了明朝,虽然还有人复植桃树,但终不如前。如今的浣花桥,只能是徒有虚名了。而“水涨溪添三月碧,花残风弄一川红”的绝妙景色,只能站在桥头,吟诵古人的诗句时遐想一番了。

 浣花桥两墩三孔,全长16.05米,初一看,它是非常简陋,但实际上建造得相当科学。首先,此桥的桥墩石板,原本就只有二十几厘米厚,再将迎水一面,用鎚粗劈成尖形,这就大大减少了桥墩对洪水的阻力。其次,因为桥的两岸,自古为市街,溪岸高而坚实,所以桥墩的上口故意向两岸微倾,然后在边孔桥面的外侧,用4根条石撑住桥墩与岸台,条石的长度稍长于边孔桥面,这样,既撑牢了桥墩,又锁住了中孔的桥面,使得桥墩与桥面都非常稳定,所以能够历经数百年而不毁。

 

 昼锦桥——谁人衣锦还是迷 

 昼锦桥位于鄞州区姜山镇东李村,这里地处鄞南的平原水乡,河网密布,村子北面有5条河港,所以东李村也叫五港李家,村民以李姓居多。

 如果说浣花桥的桥名以景胜而来,那么昼锦桥的桥名应该是以人荣而来了。

浣花桥、昼锦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《汉书·项籍传》中有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”之句。“衣锦夜行”是指穿了锦绣的衣裳,而在夜里行走,比喻不想使人看到自己的荣贵;“昼锦”的意思却正好与其相反,所以后来人们常把富贵后归乡、或在本乡为官的,称作“昼锦”。宁波城里就有过用“昼锦”作地名的。北宋时,世居宁波月湖的楼异,从政和七年(公元1117年)起任明州知府,在任五年,废广德湖、建高丽使馆,因他在家乡做了最高的地方官,所以在月湖的松岛(现宁波二中址)建“昼锦堂”,其所居之里(三支街、梅园巷一带),称之为“昼锦坊”。

 昼锦桥建在东李村的东南口,过桥以后可通向董家跳村。以前,桥的西头有一座石碑坊,从村里出去,过桥必先过碑坊,所以当地人又称此桥为碑楼桥。原来推想,碑坊必与此桥有点关系,但是村里的老人却讲,它不是一座功名坊,而是一座贞节坊,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的;村里的李姓族谱也早已毁失,所以,昼锦桥究竟是因哪个人物而建就成了一个迷。

 此桥是座塘河桥,桥型不大,面长10.70米,墩厚0.22米,桥墩用3块石板并竖。桥额刻于中梁的南面外侧,东墩中间一块石板的内侧,刻有一幅竖匾图案,内有两行直字,首行为“嘉靖辛丑年(公元1541年)冬十月吉旦重建”,可见此桥也有460多年历史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★

 此篇刊登在2006年5月27日《现代金报》副刊·人文宁波 。副标题是阿奎加上去的,对上半篇的浣花桥,他作过修改。

 关于昼锦桥,最可惜的还是那座没有见过的桥边牌楼。村民说起牌楼来时,真是舞声舞色,这座牌楼,以前是附近最好的,就连西面的走马塘村,都没有这么好的牌楼,听他们比划,上面的石刻应该是镂空高浮雕。为什么会拆掉呢,据说当时生产队要造房子,缺少木村,有人说,牌楼四周是稻田,这么重的牌楼下面肯定打有大木桩,何不挖出来用。于是就拆掉牌楼挖取木桩,大木桩只挖到一米多长就断了,而且已成泥炭状,根本不能当木村用,好端端的牌楼就这样被毁了,石坊柱截成几段,作了生产队房子的墙脚,浮雕件也散失殆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