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波古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择阳桥(旧影寻踪4)  

2010-12-10 20:01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11月25日,独立观察员的博客《桥啊,桥!》一文

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423cedf0100n92l.html

 有四张古桥老照片,它们都来自包腊的相册,除了第一张注为宁波外,其余三张都未注明出处。不过,在“N维”宁波QQ群群友的努力之下,短短几天,居然把其中的三座桥给办成了铁案,就剩下这第三张了。猜测、推断、比对,用遍了办法,仍是一头雾水,看着这如画的风景,无奈之下,只好给它取了个桥名“风水桥”,作为悬案挂了起来,也成了心头的纠结。

2010年12月09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一张网上下载的老照片,一百多年前拍摄的一座石拱桥,不知道桥名,不知道地名,甚至连是不是在宁波的都不能肯定,只知道拍照的是英国人,名叫包腊,他来过宁波。现在要去找到这座桥的位置(或遗址),恢复拍摄场景,想想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但是奇迹还是发生了,而且来的是那样的顺理成章。

 前天,我在翻看独立观察员博客,其中一篇《尚需考辨的老照片:墓道》

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423cedf0100k2vb.html

择阳桥(旧影寻踪4)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 提到张时彻的墓址在张江岸,但不知道具体的方位,我就在QQ上告诉了他在布政附近,他就问我,那知不知道张邦奇的墓址,在我说不知后,他告诉说在横溪的孔家潭,我就在鄞县通志的地图上找起张邦奇的墓址来,刚标上墓址,他心中的纠结就冒了出来:“那张“风水桥”,或许就在这附近!”对啊!张邦奇与张时彻,叔侄二人都官至尚书,世称“叔侄尚书”,一个墓在西乡的祖居旁边,一个却跑到东边老远的横溪来,莫非是看中了这里的风水?根据这个设想,我就依着照片中桥的前后山形,在地图上墓址周围找了起来,最后推断,最有可能是横溪河头村的择阳桥。事不宜迟,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出发去横溪。

 昨天一早就到孔家潭,老年活动室还没有开门,在路旁找到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伯,他一看照片,就说是择阳桥,离此不到一里地,一听,真是太高兴了,马上来到了择阳桥。当然,石拱桥是早就没了,变成了一座三孔水泥平桥,是1991年,拆掉老石拱桥改建的。但这仍不能减少我的高兴劲,赶紧拿出相机对山形,纹丝不差,不是择阳桥还能是什么。

2010年12月09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,又象是当头泼了我一桶凉水,因为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说,这只是象择阳桥,而不是择阳桥,理由是此桥桥下没有走人的纤道,而择阳桥桥下是可以走人的,其它人也都附和了他的说法,这就让我搞不懂了,山形是铁证,怎么会不是择阳桥呢?我说,这是一百多年前的照片,是否会后来又重修过,你们看到的也许是重修后的择阳桥。为了证明他们的说法正确,他们找来附近一位七十六岁的老伯来辨认照片,是老伯的回答,才解开了谜团。原来1960年前后,横溪发过一次洪水,因为此桥泄水不畅,使镇上受灾加重,事后,就在此桥的两头,分别开挖一个泄洪的桥孔,平时则可走人,他们看到的只是改动过的择阳桥。而且还说,水泥桥比石拱桥下移了一个桥位。

 总算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,又办成了一件铁案,别说有多高兴了,回来以后,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群友,他们的激动与高兴又再次感染了我。这一天,就在兴奋中度过,尽情享受着寻踪的乐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