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宁波古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胡家洞桥  

2010-11-28 07:24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从宁波往余姚方向走S59省道,过了大隐高速公路入口后,要经过一座立交桥,在桥上停下来向右回望,就能看见一里之外的城山脚下,有一座高耸的石拱桥,这就是胡家洞桥。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胡家洞桥东西跨大隐溪,单孔净跨10.90米,是宁波现存为数不多的大跨径单孔石拱桥之一,跨径比西塘河上的高桥还要大一些。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,出现了鄞州与余姚两地都竞相将其列为自己文保点的有趣现象。

 文保单位实行属地管理的原则,原本是不会出现上述现象的,除非它是一座界桥,即使是界桥,也会商定归属,但它却不是界桥。这是因为此桥所处位置比较特殊。城山脚边,旷野之中,一桥独耸。离此桥最近的村庄是东头半里地的姜岱村,它是鄞州区高桥镇民乐村的一个自然村;桥西北的城山村与西南的外埠头村,距离桥都有两里多地,属于余姚的大隐镇。桥下的大隐溪,基本上整条都在余姚的范围内,但桥两头的土地,却是姜岱村的。所以一定要说是哪一方牵强,似乎也不妥。不过,如果放在从前,根本不会产生如此公案,因为从此桥东面十多里外的歧山头起,往西一直到三、四十里外的车厩、陆家埠,历古以来,都是慈溪县的属地,根本不需要争你我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行政区划调整时,谁都不看好此桥,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种有趣现象。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最近一次去胡家洞桥时,在桥边遇到一位正在地里干农活的潘老伯,老伯今年七十五岁,不但身板硬朗,而且很健谈,他曾当过十七年的姜岱村村长,我站着跟他聊了一会,他给我讲了关于胡家洞桥的传说和姜岱名称的来历。

姜岱村的南面,旧时有一条官路,一头通宁波,一头通余姚,叫作“南官路”(姚江北面,从原来的慈溪县城慈城,经三七市、渔溪到余姚也有一条官路,叫“北官路”)。官路上常有传送公文的驿马驰过,一次,朝廷为纠正一桩冤案,要在午时三刻行刑之前将公文送到宁波府,公差一路东来,经上皇、小隐,出凉亭后,为赶时间,沿城山脚到达此处,只见水深河阔,不见有桥,无奈只好折返,再从大隐兜回姜岱南面,急急赶到宁波时,时辰已过,行刑已毕,冤案虽反,但人头已经落地。打这以后,这里就造了一座桥,官路也改为沿城山脚,过桥以后从姜岱村边折出。

姜岱村民姓潘不姓姜,撰书胡家洞桥桥碑的潘绍庭,就是姜岱村人。那么姜岱村名是怎样来的呢?在姜岱的东面,姚江旁边有一座钧鱼山,传说兴周八百年之姜太公,曾在此山上钧鱼,所以此山就叫钧鱼山,村庄就叫姜岱了。回来查看志书:“钧鱼山,世传谢灵运钧鱼于此,上有钧鱼台,下有石棋枰,潮涸乃见”。不知孰是孰非。

关于胡家洞桥介绍有不少,不想多复述,但有两处,我认为还是很值得提一下的。

首先是桥碑,它嵌在东头南侧的桥墙上。将碑嵌入桥墙的好处,可以与桥同存亡,这种形式,在宁波比较少见。以前的桥梁,有路桥、村桥之别,路桥旁边,往往有亭、堂、庵等附属建筑。亭是路亭,堂是土地堂、三官堂、桥神殿等,庵是尼姑庵(有很多桥名都俗称庵桥头,而庵又称桥头庵),这种附属建筑物,现在多数已不存在了,从前,桥碑一般都立在这些亭、堂、庵之内。胡家洞桥所跨的大隐溪,常常会暴发山洪,山洪袭来时,要从两边岸滩漫泄,这里便会是汪洋一片,所以不能建造此类建筑。桥碑的文中也提到此桥曾历次毁于山洪,这也许就是将桥碑嵌入桥墙的原因。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桥碑《重修洞桥序》中, 提到的严观察筱舫,即是“宁波帮”的鼻祖严信厚。 严信厚(1828—1906),字筱舫,浙江慈溪人(现宁波市江北区庄桥街道费市村人)。他是“宁波帮”的领袖人物,著名的实业家,致力于创办近代民族工业、华资银行等,是上海商务总会的首任总理。他也是个慈善家,兴办学堂,为建造塘沽铁路和宁波铁路捐过巨资,重修胡家洞桥,是其报效桑梓的又一美举。碑中称其为严观察筱舫,“观察”是清代对地方道员为雅称,严信厚深受李鸿章尝识,被保举委任为候补道,加知府衔,往来于津沪间筹办晋豫赈灾之事。所以称其为“严观察”,并有“观察因赈济经此地”之句。

 其次,更值得提一下的是桥额,此桥的桥额刻在桥栏之下、桥面石的外侧。这种形式,与桥碑嵌在桥墙的用意一样,不易毁损。宁波现存古桥中,有好多座古桥都是此种形式,所以这算不上特别。它特别之处在于题额之人,如今宁波桥上刻有桥名的古桥,数以百计;在落款中间有题额人之名字的,也有几十座,但一般都由一人题额,很少有二人合题的,此桥不但是二人合题,而且是父子同题,这可真是独一无二。题额之人就是严信厚和他的儿子。因为严信厚不但是著名的实业家,而且是个书画家,尤其擅长芦塘野鸭花卉翎毛之类的绘画。他的独子严子均(1872—1931),号义彬。1906年,严信厚病逝后,他继承了父业,颇有父风,后来,也成为“宁波帮”的杰出人物。严子均在绘画、书法上也颇有造诣,当时所题之额,字体与其父相近,如不细辨落款,会以为出自一人之笔。父子同题,好象还没有见到有人作过介绍,我也是一次专门去拍桥额时,清理掉藤枝以后发现的。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 父    严信厚题额

 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子   严义彬题额

 另外,还想就两副桥联写上几句。北面的桥联:“连舟为梁来往征人无病涉,聚石成徛东西过客 X X X  ”。意在歌功颂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德。因为联柱石表面已经有些风化,再加上河面宽阔,难以近前辨认,所以,常看到有将上句的“连舟为梁”写成“过舟为杲”的,下句中的“成徛”,写成“正待”两字的,这样就很难理解联意了。《尔雅》中有“隄谓之梁,石杠谓之徛”之句。徛(ji):石桥,放在水中用来渡水的石头。此联用“连舟为梁”对“聚石成徛”,它们都是古代人的造桥方法,用在此处,有颂扬新桥落成之意。中间四字,过桥的行路人,用“来往征人”来对“东西过客”,这种对法是桥联中、或路亭楹联中经常能看到的。下句底下三字,因联柱石被撞碎而缺失,但是“客”字下面,应该是个“喜”,因为还留着字头“士”,至于最后两字,不敢贸然加添,只好有待高手续联了。

 南面一联:“一带长虹常横黄浦,半奁明月返照清湾”。是写景之联,上句写日景,下句写夜景。“一带”对“半奁”,“长虹”对“明月”,“黄浦”对“清湾”。这中间,黄浦比较难理解,即便是为了有色彩对比,也不可能将清澈的溪水比喻成“黄浦”的。浦,是水流汇入江海的地方,多作地名,从前慈溪的山北,入海有淞浦、淹浦、古窑浦等,山南入江有灌(半)浦、潺浦、无择浦等。桥下的大隐溪,到这里已是末端,距离姚江不足半里。从前的姚江,没有大闸阻拦,一日两潮,有潮水涨落,所以水不可能有现在这样清,桥边宽阔的河湾,在日光下可能就会泛成黄色,黄浦,也可能就是我们现在已经看不到的实景。白天看桥,如前面第一张照片,气势非凡,长虹横架;到了夜间,天变黑了,山变黑了,桥也变黑了,远远看去,桥洞就象半只月亮,照得近前的河水发亮。那么,这半个月亮是从何处来的呢,月亮原来是藏在奁匣内的,有人拉开一半,就露了出来。“半奁明月”,佳。

 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

 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  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桥栏抱鼓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龙门卷上“双龙戏珠”浮雕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   胡家洞桥 - 朱永宁 - 宁波古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系石端部的龙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莲头望柱

 

 
 
 

 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